原标题:特朗普环境政策遭美国多州抵制:继续推进减排目标

民众在华盛顿参加气候变化抗议活动。(Shutterstock)民众在华盛顿参加气候变化抗议活动。(Shutterstock)

海外网4月1日电 据Arab News消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废除奥巴马时期通过的多项环境法规,使得涵盖范围从在公有地上运用水力压裂(fracking)技术,到保护濒危物种在内的数十项法规,都遭到废止。

然而,美国国内《巴黎气候变化协议》的支持者认为,尽管该国是唯一宣布退出的国家;但通过各州(states)的努力可能意味着美国仍有可能达成《巴黎协定》设定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报道称,美国政府最新锁定的目标是汽车燃料与排放标准的法规。该报道称,环境保护署署长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是一位与化石燃料工业有关的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他认为奥巴马时代的控制措施给制造商带来了太大的负担。

特朗普废除奥巴马时期的多项环境法规(图:路透)特朗普废除奥巴马时期的多项环境法规(图:路透)

接着,环境保护署署长在去年秋季宣布正试图废除《清洁电力计划》,这项奥巴马的招牌环境政策对各州温室气体排放作出限制。

但美国的联邦政府体制和极端政治环境为奥巴马《清洁电力计划》的实施提供了希望:像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这样接受反对派民主党人的执政州份,他们对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在全球气候变化上的立场感到震惊,并正采取措施反对这种立场。

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和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杰瑞·布朗(Jerry Brown)甚至发起的一项《美国承诺》(America‘s Pledge)的倡议。《倡议》称,美国50个州,上百个城市和上千家公司已经绕开联邦政府,制定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

加利福尼亚州本州负责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与法国相同,并且以20世纪90年代为参照,到2030年,其排放量将减少40%,该计划与欧盟一样雄心勃勃。

纽约市长带头造反,他希望特朗普在改变对《巴黎协定》的看法(图:edie.net)纽约市长带头造反,他希望特朗普在改变对《巴黎协定》的看法(图:edie.net)

但问题依然存在:某些区域和企业所采取的行动,能否完全替代联邦立法成为核心呢?非营利研究机构“未来资源”的经济学家Marc Hafstead直截了当告诉法新社“美国不可能在没有联邦主导的进一步行动的情况下实现该项减排目标”。

根据《美国承诺》,支持《巴黎协定》的美国各州和各城巿,仅占全美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35%。

原标题:中国裁判 何日重回世界杯

中国足球裁判员穆宇欣(天津籍)2010年在南非世界杯比赛中担任助理裁判员中国足球裁判员穆宇欣(天津籍)2010年在南非世界杯比赛中担任助理裁判员

当地时间3月29日,国际足联公布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决赛圈的裁判名单,36名主裁判和63名助理裁判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中国裁判无人入选。在男足世界杯决赛圈的赛场上,曾有过中国裁判的身影:2002年韩日世界杯以及2010年南非世界杯,都有来自中国的裁判执裁世界杯比赛。

据国际足联介绍,对于世界杯裁判的选择,主要考虑执裁水平、对足球的理解程度以及对比赛和球队战术的阅读能力。这些指标或许一般的球迷无法通过具体量化的数据来理解,但结合国内各级别足球联赛频发的争议判罚、中国裁判在国际赛场有限的出场机会来看,或许能让人对中国裁判的落选不会太过意外。

有机会亮相国际赛场的中国裁判本就寥寥无几,在国际足联和亚足联重大赛事中,能获得执裁资格的更是屈指可数:最近两届亚洲杯,2011年仅有穆欣宇执裁,2015年竟无一人入选;国际大赛决赛,也只有王迪主哨的2016年亚洲U16(16岁以下)锦标赛。本土裁判尤其是男足裁判与世界大赛的“脱节”,也影响着联赛、球员乃至国家队与国际足坛的“接轨”:在国际赛场遭遇争议判罚后球员的过激反应,往往也被认为是对执法尺度“水土不服”的表现。

破除中国裁判“走出去”的主要障碍,还需在管理机制、技术手段、业务培训等方面持续发力:中国足协将裁判职业化提上日程,中超引入VAR(视频助理裁判)系统,8名“80后”裁判年初被选派赴海外培训……近年来,随着球市升温、投入加大,本土裁判的成长环境和成长速度大有改观。去年,男足裁判马宁、傅明和王迪获亚足联精英裁判员认定;今年,国际足联公布的中国足协国际级裁判员24人名单中,绝大多数都是“80后”,甚至出现了“90后”的身影。或许,中国裁判重回世界杯的希望,就在其中。

原标题:搞保护主义等于自我关闭通向中国的大门

当地时间2018年3月30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越南河内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工商峰会。

王毅表示,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承前启后的重要年份。40年来,中国发展成就靠的是改革开放,今后中国更高质量的发展仍要靠改革开放。这是中国的既定政策,不会改变,也不会受外部因素干扰。改革开放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也将使各国共同受益。我们将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以共建“一带一路”为重点,既引进来,也走出去,打造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全方位开放格局。我们将推出一系列进一步开放举措,为外国企业提供更加良好、宽松的投资环境。

王毅强调,开放应该是双向的。中国向别的国家开放,也希望别的国家向中国开放。国际贸易中出现一些分歧和争端是正常现象,关键是应通过平等协商,坚持依法依规,寻求合理解决。任何搞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都是开历史倒车,不仅没有出路,还将反受其害。王毅说,中国愿与各国分享发展的机遇,但搞保护主义,等于自我关闭通向中国的大门,必将自食苦果。时间会证明这一点,事实也会证明这一点。

原标题: 雷军纪委讲述“严管就是厚爱,监察就在身边”

来源:“长安街知事”微信公众号

撰文 | 王祎

“严管就是厚爱,国家监察,就在身边”。说这句话的,是小米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

3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二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共同推出了重磅节目《监察法来了》。在这个系列短片中,雷军担纲讲解人,亲力普法。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前不久介绍过,全国两会上,审议监察法草案是代表委员们的重要任务之一。“制度创新”“监察全覆盖”“标本兼治”“刀刃向内”等成了他们讨论的热词。

而雷军作为北京团代表,多次参与监察法草案审议工作。两会刚刚结束,雷军就现身纪委,以人大代表的身份来讲述监察法,他显然特别熟悉。

“坚持首善标准,实施国家监察,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监察委员会依法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察。”在系列短片第六集中,雷军将他对监察法的理解简明扼要地做了表达。

需要说明的是,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这一重大决策部署事关全局,影响各个领域,互联网和科技的圈子也不例外,亲力参与宣传解读,雷军也是责无旁贷。

除了雷军,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徐滔、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厉莉等人也在这个系列短片中“现身”讲解。

“国家监察体制源自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源自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监督制度的丰富发展。”韩永进讲述了监察法的意义和地位;杨元庆在阐明监察法“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同时,也介绍了监察的对象和范围;徐滔和厉莉则从具体架构出发,解析监察法要构建的是怎样的长效机制,如何健全党和国家的监督体系等等……

虽然内容不长,但令人印象深刻。

值得一提的是,这五位嘉宾,分别来自互联网、媒体、司法等不同领域,但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他们有着共同的身份——十三届全国人大北京代表团代表。

作为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之一,过去1年多时间里,北京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积极探索和试用相关法律条款,形成了一系列的“北京经验”。

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曾说:“北京作为先行试点地区,在监察法制定过程中,有许多鲜活的案例可说,有不少生动的故事可讲。”

监察法颁布后,全国各地开展了密集的学习和普法活动,北京快速响应“量身定做”视频普及监察法,再次走在全国前列。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解读、普及监察法,积极推广人人反腐,北京正继续发挥“探路者”作用,创造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映客赴港上市递交招股书:平均月活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双降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注入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300612)不成,映客直播拟冲刺港股上市。

3月26日,香港联交所披露易网站登载了直播平台映客第一次呈交的IPO招股说明书,联席保荐人为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证券有限公司、花旗全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及德意志证券亚洲有限公司。招股书中未披露映客拟募资金额。

映客称,上市募资所得款将主要用于进一步丰富产品和内容、扩大用户群及推广品牌、物色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开发技术提升研发实力,以及用作补充一般管理资金。

此次提交上市的主体为映客互娱有限公司,于开曼群岛注册成立,在中国有全资附属公司映客中国,并透过合约安排以北京蜜莱坞及附属公司在中国经营业务。

根据映客提交的申请书,映客App正式上线于2015年5月。

2015年12月,映客完成多米音乐投资的天使轮融资,2016年4月获得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赛富、昆仑万维和宣亚国际共同投资的A轮融资,2017年完成B轮融资,由芒果文创、、嘉兴光联等投资,紫辉创投继续投资。

映客称,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经吸引超过1.945亿注册用户,有3680万用户以主播身份直播各类表演。

财务数据上,2017年映客的收益为39.4亿元,经调整纯利达到7.9亿元,2016年映客的收益为43.3亿元,经调整纯利为5.68亿元。上述数据显示,映客在2017年虽然收益减少,但净利润有所增加。

映客财务数据。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制图

映客称,按2017年主播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最大的移动端直播平台,按2017年收益计算及按活跃付费用户人数计算,映客是中国第二大移动端直播平台。

尽管映客将自己描述成“中国领先的移动直播平台”,但在2017年,映客在两项重要的数据:活跃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数量上显著下滑。相较2017年不断刷新用户数量和财务数据记录的直播社交平台,映客在2017年直播行业的复杂竞争环境中,表现似乎突围。

2017年9月,整合传播服务公司宣亚国际(300612)抛出28.9亿元收购映客创始团队持有的48.2%股权的方案,但这一资产重组最终在2017年12月宣布作罢,当时有接近映客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映客不排除独立上市的可能性。

而今映客拟独立冲刺IPO,但其经营情况和市场环境与一年前相比已有所不同。

月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双双下滑

从招股书来看,映客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MAU)在2016年迅速增长,从第一季度的1537万攀升至2016年第四季度的3000.6万,但从2017年开始,映客的月活数出现下滑,四个季度的月活数在2212万和2518万之间。

映客用户数据。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制图

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的变化态势与月活数据类似,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248.6万,但这一数据在2017显著下滑,2017年第一季度的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较2016年第四季度拦腰截断至182.4万,随后在第三季度下滑至61万,在第四季度小幅增长至65.2万。

在风险陈述章节,映客也提到了上述数据下滑的问题:“于2017年第一季至2017年第二季期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大幅下降,而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目于2016年第三季至2017年第三季期间亦有所减少。“

映客称:“倘我们未能有效管理增长、实施业务战略及控制成本与开支,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可能或受损;倘我们无法以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吸纳新用户及留住吸纳有用户,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或收到重大不利影响。”

虽然面临活跃用户数和付费用户数的减少,但映客在招股书中强调了用户数付费金额的提升: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5年 的190元增至2017年的406元。

平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制图

映客称,截至2017年12月在中国所有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中国一二线城市用户比例最高,每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用户比例及女性用户比例也是最高。

映客列出的数据显示,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映客平台用户数的比例达到57.4%,每月收入超过1万元的用户比例则达到35%,76.1%的用户年龄在18岁至35岁之间。

曾遭主管部门两次罚款

直播平台上的内容乱象在过去两年来受到了自监管方面的巨大压力,成为影响直播平台发展中的重要因素。

在招股书中,映客称根据中国现行安排,多个政府部门(包括但不限于文化部、工信部及广电总局)联合规管移动直播业务的主要方面。

根据招股书,映客曾因第三方在App内发布不当内容,而遭到主管政府部门处以两次总额5万元的处罚。

映客称,北京蜜莱坞直至2015年11月20日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时,方知道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要求。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后,北京蜜莱坞已立即聘请人员,专责处理许可 证申请及相关事宜。然而,北京蜜莱坞于2016年3 月4日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不久之前,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于2016年3月2日再 一次检查北京蜜莱坞,北京蜜莱坞因此于2016年3月16日被处以人民币2,000元的额外罚款。

除了自身涉及的监管要求,对于平台内容,映客也依规承担责任。映客称,“用户违规及滥用平台或会对我们的品牌形象有不利影响,我们亦可能须就于平台展示、检索或链接的资料或内容承担责任。”

映客在招股书中披露,该公司在湖南长沙有一支78名成员组成的专门内容监控团队,安排内容监控员工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随机检查平台直播间的违规行为。

映客的总部位于北京,但内容监控团队主要在长沙办公。

有投资者在映客上市前夕退出

目前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联合创始人廖洁鸣和侯广凌为映客执行董事,公司非执行董事为刘晓松,独立非执行董事为崔大伟、杜永波和李珲。奉佑生持有映客20.94%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廖洁鸣和侯广凌分别持股4.69%。

映客在2015年3月上线,9个月后即完成天使轮融资,4个月后完成A轮融资,当时称估值达到70亿元,映客的股东背景也非常豪华,既有金沙江创投、赛富、紫辉创投这样的专业投资机构,也有腾讯、宣亚国际、芒果文创等产业股东。除三位创始人之外,多米在线持有映客14.59%的股权,昆仑万维持有映客10.23%的股权,紫辉创投持股7.29%,腾讯、宣亚国际和芒果文创持股则均不足1%。

在2017年宣亚国际拟收购映客直播创始人股权的交易案中,曾公布了少数股东的股权安排计划,这些A、B轮投资方原本将由宣亚国际管理公司嘉会投资接盘持有的映客股份,但随着映客和宣亚国际的交易终止,这些少数股东的退出计划也落了空。

进入2018年,虽然映客正在尝试独立上市,但已经有投资方开始撤出。

根据招股书,2017年12月30日,芒果文创同意将其所持有的北京蜜莱坞的全部股权(0.91%)转让给一名新投资者长兴盛钜,代价约为人民币6020万元。芒果文创是映客B轮的投资者,当时的投资金额是3600万元,此次卖出股权算是获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值得一提的是,接盘方长兴盛钜背后有紫辉创投的身影,而紫辉创投是映客A轮和B轮的投资方。

另外,2018年1月16日,嘉兴光联将持有的股权(1.09%)转让给新投资者驰誉投资,代价约为人民币7180万元。

上述两笔股权交易在2018年2月9日完成。

在完成股东重整后,为了准备上市,澎湃新闻还发现映客在2018年3月新聘任了一位财务负责人。2018年3月,李劲加盟映客,担任首席财务官,负责财务管理及投资者关系。在映客前,李劲曾担任Baby Space Corp首席财务官、广州久邦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

多家直播平台掀起上市潮

在招股书中,映客将陌陌、YY直播、虎牙、斗鱼以及快手和今日头条等平台的直播业务列为竞争对手。按照2017年收益计算中国主要移动直播平台的市场占有率,映客称自己的市占率达到15.3%。

2017年按收益计算的移动端直播平台市场占有率。

进入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行业开始“上市躁动”,先是视频网站和递交赴美上市的申请,并将于3月28日和3月29日正式在挂牌交易,爱奇艺和B站旗下均有直播业务板块。在直播公司中,(Nasdaq: YY)也在近日公告旗下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已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与此同时,虎牙的老对手斗鱼将赴港上市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从提交招股书的时间来看,映客走在了虎牙和斗鱼的前面。

这些直播平台的发展荣衰,除了自身经营,还取决于整个行业的前景。尽管收益下滑、活跃用户数衰减,但映客仍对直播行业的未来有乐观的期待。

在招股书中,映客专门聘请了第三方顾问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来进行行业研究。映客在招股书中写道: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移动端直播的每月活跃用户群由2012年的560万人增加至2017年的1.75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99.3%, 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5.013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23.3%。 移动端直播市场规模由2012年的人民币1.057亿元增至2017年的人民币25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0.0%,预期于2022年将进一步增至人民币97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0.6%。